热点:
您的位置:首页 > 发表作文 > 大学生作文

爱情与女性自由(黄慧敏)

发布时间:2015-04-11 16:59:59  作者:黄慧敏 发布者:柚子123  浏览点击:

 

 

张爱玲说:“女人一辈子谈论的都是男人。”历史的长河滚滚流动,于爱情和自由的抉择中,女性往往是以卑微的姿态被迫选择了悲剧的命运。

世间广为流传的故事《孔雀东南飞》中,焦母对儿媳的不满将刘兰芝逼回娘家,而功利的刘家人又不顾女儿不愿硬逼刘兰芝改嫁,在这场爱情纠纷里手无寸铁的刘兰芝只有以死明志,而焦仲卿也“自挂东南枝”殉情,这是意外还是必然?翻阅历史长卷,答案一目了然。南宋诗人陆游与表妹唐婉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如出一辙。同样迫于母命,陆游一纸休书后陆、唐二人天各一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久别重逢时,唯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无可奈何、“错、错、错”的悲鸣。中国两千多年的文明史中,爱情悲剧数不胜数,其中不乏为爱情赴汤蹈火的女子,却又道“自古红颜多薄命”,香消玉殒,空留一声叹息。

封建社会下的女子大都无法得到爱情的自由,那么,当封建统治受到强烈冲击时,女性的爱情悲剧能否转变?

《伤逝》中的主人公涓生和子君正是一对被“五四”新文化运动唤醒的知识青年。他们冲破封建家庭的牢笼,打破旧礼教的枷锁,自由恋爱建立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小家庭。但他们的美妙幻想不久就被无情的现实粉碎,头年暮春组织起来的小家庭,第二年初春就解体了,女主人公子君在无爱中死去,而男主人公涓生在悔恨和悲哀中挣扎。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女性之中,子君是光彩夺目的。当遇到爱情时,她勇敢地追求,即使这份爱情并不被当时的社会承认。“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子君对爱情的执著和不同于一般女性的独立意识使涓生震撼。与其说涓生爱的是子君,不如说他爱的是子君的独立和勇敢。然而,子君与涓生的爱情明明已有一个美丽的开始,却仍然无法圆满,原因就在于女性的自由问题依然未得到根本上的解决。一方面,作为一个丈夫,涓生是自私的,他对于子君的爱,仅仅是因为子君精神上的需要,而一旦拥有之后,他又对子君产生了厌倦情绪,并且这种情绪不断扩大,最后无爱。我们不能否定涓生对精神自由、独立的追求,但他对子君身体或精神上的要求不也束缚了子君对自由的追求吗?另一方面,获得婚姻自由的子君也是悲哀的,尽管她义务反顾地追求者自己的爱情,尽管她也接受了新思想的熏陶,但封建礼教依旧在她的骨子里扎根。婚后的子君依旧纯真、热烈地爱着涓生,却又恪守着封建礼教对妇女的要求,她像所以平凡的妇女一样日夜操持家务,除了涓生之外,柴米油盐酱醋茶成了子君的全部人生。这样一种守旧的生活方式深深地束缚着子君,原本勇敢的女子成了怯弱的妇人,甚至让她失去生命。因此,即使是在封建统治倒塌时,爱情,依旧会是女性自由的坟墓。

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下的封建礼教对女性自由毋庸置疑是一种摧残,但在资本主义社会下的欧洲,女性自由同样是一个难以改变的问题。

欧洲文人易卜生的著作《傀儡家庭》向人们揭露了这一深刻问题。女主人公娜拉表面上是一个未经世故开凿的青年妇女,实际上她性格善良而坚强。为了丈夫和家庭不惜忍辱负重,甚至准备牺牲自己的名誉。她因挽救丈夫的生命,曾经瞒着他向人借了一笔债;同时想给垂危的父亲省却烦恼,又冒名签了一个字。就是由于这样合情合理的行为,资产阶级的“不讲理的法律”却逼得她走投无路。灾难的发生让她觉醒,她认识到自己婚前不过是父亲的玩偶,婚后不过是丈夫的玩偶,从来就没有独立的人格。于是,她毅然决然抛弃丈夫和孩子,从囚笼似的家庭出走了。这是思想上自觉向男性权威的宣战,娜拉以自己在社会上寻找到位置证明女性应有的权利,更证明女性具有行使权利的能力。我们为她骄傲,但我们也应想到,娜拉走后怎样?1923年鲁迅先生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文艺会上的演讲为我们寻找到问题的答案。“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即使脱离了家庭的约束,娜拉面对的经济自由、行为自由、地位平等等问题还是难以解决。社会没有改变,逃脱家庭又有何用?娜拉就像马戏团里的一头狮子,就算挣脱了牢笼,也还是要被人类抓回去。

所以,我认为,在一个不合理的社会中,单纯追求个性解放和婚姻幸福,是不可能成功的。只有在社会的不断解放和人性得到尊重的情况下,女性才能实现爱情和自由的双丰收。

困难与阻碍重重,幸运的是,女性们并没有放弃对爱情和自由的追求。随着社会环境的改善,人们的思想水平不断提高,女性获得真正自由的梦想不再遥不可及。作为一位心中永远充满希望的女诗人,舒婷用她的诗呼唤女性的觉醒,呼唤人们对人性的尊重: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注】本文原创作者黄慧敏。联系地址: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作文批改老师: 七彩作文网

学生投稿作文

作文库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