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您的位置:首页 > 发表作文 > 高二作文

如烟(卞怀念)

发布时间:2016-03-20 23:18:56  作者:卞怀念 发布者:卞文风  浏览点击:
七彩作 文网 中小学原创 文章发表园 地 www.7 c z w.c o m 禁 止 采 集

〈壹 命定如烟〉

洛河的最东有一个地方,两岸开满了海棠,常年不败,此地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洛涧。

我的家就在这里。

十七岁的一天,我踏着夕阳与落花走向房子西边的一个山岗,向卫伯问出了埋于我心中多年的疑惑。在我十二岁之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洛涧边只有我们一家?我的父亲是谁?我的母亲是谁?您,又是谁?

卫伯坐在黑石上,望向西方,和五年来一样,眼中满满的是落日仓皇的惆怅。他转头看向我,如烟,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一切。

和每次一样,我从他复杂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尽的担忧,我的情绪也忍不住随之颠浮。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可不可以选择不知道一切。

卫伯笑得很苦涩,慈祥地摸了摸我的头,傻孩子,命中已经注定,怎可更改。

我感觉到从卫伯的身体里弥漫出浓浓的无力感,环绕在我身边,绽开一朵朵叫做恐惧的东西。

冬日里的一个黄昏,雪花随风舞,海棠漫天。卫伯在黑石上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在去世前擦干我的泪水,交给我一个忆境,然后不断地轻唤着我的名字,如烟,如烟……

不久的一天,我带着疑惑走进忆境中。忆境里,我站在洛河边,周围的一切都在隐约中浮动,我看到洛河向西蜿蜒而去,充满了未知,突然连想到命运。在水面上飘渺的雾霭里,我隐约看到卫伯,他复杂地望着我,说,如烟,当真相浮出,你要勇敢的面对。然后他和临走前一般,不停地呼唤着我的名字,如烟,如烟……

大片大片的云从头顶划过,遮住了星月,我突然不寒而栗。

〈贰 烟与君遇〉

冬逝春至,春去夏来。

洛涧开满了梨莲花,梨莲花因其叶阔如轮花色胜雪而得名,又因仅此独有而出名。

夏夜,我总于漫漫荷田之间独上兰舟,在月影清波里荡出一圈圈岸无边际的心事。卫伯说,每一个女子都有一颗玲珑心。我低下头,水面中的人似画中的仙子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粉雕玉琢,曲线玲珑,不禁又回想起卫伯曾提到过的红颜祸水,每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都是一场盛大悲剧的导火索。卫伯叮嘱我,如烟,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可被表象蒙蔽了眼睛,你所见到的,不一定为真……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了一墨,他一袭白衣血迹斑斑,狼狈地跳上我的小舟,身后传来密密麻麻的破空声。我将他踹了下去,在他惊愕的目光中,我同样跳了下来。一瞬间,似乎有羽箭划破了我的背。顾不得这些,田田的荷叶扑面而来,我挟起他,向荷莲深处游去。

身后房子的方向蓦地升起漫天火光,最后一瞥的记忆里无声地染红了半边天。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山洞中间燃着一堆篝火。看到我醒来,他起身从火堆旁走到我身边盘膝坐下,之后他望着我说,你救了我,从那时起,你就是我的天下。

我红了脸,有些不知所措。那一刻,我看到整个洛涧都泛着涟波从他双眸里缓缓流过,无限温柔包裹住我。

他探过身来,将我拥入怀中。我闭上眼睛一动不动,时间似乎被拉成一个漫长的永恒。他说我的背部被箭羽擦破,箭上有毒,所以在游向深处时昏了过去,他则在之后立即为我的伤口上了药,此刻已无大碍。

他的声音很轻,像一阵微风,混合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淌进我的耳中。

我静静的听着,心里却反复响起他的第一句话:你就是我的天下。

〈叁 跋涉〉

走大路危险,卫伯告诉过我,在深山密林中顺着洛河一路向西即可抵达帝都洛阳。

我们决定翻山越岭。

路上,我问他,为什么到了洛阳便会安全。他挑着飞入两鬓的眉毛冲我眨眨眼睛道,那时你自然知晓。

他的笑容灿烂得一塌糊涂。每当这时,我总是双脸滚烫,低头不语,而他笑得更加晴朗,干净而明亮。

从一开始我便断定,他的身上一定有花的精魂,时时刻刻散发出好闻的味道。

两个月后,我们来到一座高山下。一墨说,过了这座山,前方便是洛阳,到了洛阳,他将给我我所想要的一切。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神采飞扬,虽然两个月下来经历无数危险,浑身是伤,但是我看着他狼狈至极的身影却觉得他此刻那么英俊。

我想起两个月里,他一直用生命保护着我,使我没有受到一点伤害,我常常在黑夜里望着他泪便流了下来。于是我鼓起勇气,松开绞在一起的手指,抬起头看向他,我问,如果我只要你的爱呢?

他的身子一僵。

时间好像在此刻定格。许久,他缓慢地转过身,笑容凝固在脸上,是我看不懂的表情。他说,如烟,为我唱一支歌吧。

我对他笑,然后舞动衣襟,曼开歌喉:

雨过白鹭舟,柳恋铜雀楼

斜阳染幽草,几度飞鸿,摇曳了江上远帆

回望灯如花,未语人先羞

心事轻梳弄,浅握双手,任发丝缠绕双眸

〈肆 君为君〉

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洛阳城,然而第一次见到仍被震撼。

洛阳城下,我惊奇地望着这座雄伟的城池。一墨向天空放了一支紫烟,随后,无数的禁卫军冲出来,跪在他面前,高呼:“陛下……”

〈伍 爱无果〉

时光如沙,于指间匆匆逝去。

宫里的千花万草已经枯荣了三次。我知道,三年已经过去了。

一墨每天都会来看望我,我曾忍不住满怀希冀地问他,你可爱我,我在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便爱上了你。

他说,爱,我也是,在第一次见到你,我便爱上了你。

那你为什么不迎娶我,让我一等三年。我继续对他说,我不要做皇后,如果可以,我只愿我们隐世于洛涧边,恩恩爱爱,普普通通,一生一世。

他久久未语,末了,起身拂袖,转而离去。在门口的时候,他停住脚步,依然没有回头,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低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如烟,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却注定在命中。

同时,卫伯的话蓦地浮现在心头,傻孩子,命中已经注定,怎可更改。

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滑落下来。命,为何被注定?难道我们不能在一起也是定数?我不信,我不信会有注定。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回去的路上,一墨突然咳出好多血。

待他离开许久,我起身去找武太后。

三年来,武太后是在皇宫中除了一墨之外最关照我的人,待我如亲。

一年前,她曾给我一囊彩色粉末,我问她这是什么,她说这是情之粉,只要我每晚在他来看望我之前下到他的饭菜里一点,他便会永远爱我。

“那么,他会与我成亲吗?两年了,他把我带回皇宫之后,却没有了结果,我等的好苦。”

武太后微笑着对我说,“当初,我便是用它得到了先皇的爱,而在所有的妃子里,我并不是最出众的一个。”

两年的苦等与太后平日间的关爱让我想也没想欣然接下。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可如今的问题是,一墨爱我,却始终不肯娶我。

我忍着泪,将这而今一切告诉武太后。

武太后担忧地看着我,说:“孩子,我也认为一个人生下来不是要被命运左右的,如我一直与命运争到了今天。”

她突然变得严肃,“如烟,你真想与他在一起?”

我点点头,她说:“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我问。如果一墨可以接受我,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太后拉起我的手,“他不是说,可以给你你所想要的一切吗?”

我再次点点头。

“你向他索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有用吗?”

“有用。”

“什么?”我似乎预感到什么。

“皇位!” 我吃惊地瞪大眼睛。

“你做皇帝,然后下旨与他成亲。”武太后安慰我,“史上并不是没有先例,你不想改变这种无奈的现状吗?”

“可,一墨是您的儿子,皇上是您的儿子!”

 “做母亲的只想让自己的孩子幸福。”武太后慈祥地将我拉近她的怀中。

我陷入了矛盾之中。

〈陆 我为君〉

秋天是一个万物萧索的季节,皇宫里的海棠却开得如洛涧中的一样烂漫。

我想到昨天晚上,我对武太后说,即使一墨同意,满朝文武也不会赞同将一个诺大的江山交付于一个女子手中。太后打断我,她说,只要一墨将皇位让予喔,其它的不必担心。

梳妆镜前,我抚摸着镜中那张美丽绝伦的脸,脑中浮现出卫伯的话,我又想到一墨,思绪摇摆之后下定决心。褪去女儿装,穿好男儿服。期间,我再次看到左胸处那条贯穿前后的伤疤。卫伯曾告诉我,在十二岁之前我被一只熊所伤,在所有人认为我会死的时候,却惊喜地发现我的心脏不在左边,而是长在了右边,而我终究没有死去。

卫伯说完这些便不肯再多说一句。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一墨的书房,他诧异地抬起头望向我,我走过去,对他说,陛下,以后我来帮您处理国事。

他看向我的目光依然如过去般荡漾着无尽的温柔,以及我永远都看不透的想法。

片刻后,他说,好。

然后起身将座位让给我,我突然笑了。

一墨真的答应给我一切,即使是他的江山,如果此刻他不在我身边,我想我一定会高兴地流下泪。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他早朝的时候伴在他身边,替他批阅无数的奏折,似乎将自己融入了他的生命之中。

可是一个躯体怎么能容纳两个灵魂。

终于在一个月后的早晨,他复杂地看着我,双眸若水,最后他问我,如烟,你真的想要做皇帝吗?

我说,是的,你答应过我,请让我做吧!

接下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当天他在金殿上当朝宣布,他因身体不适,将皇位交于我,以后,我就是天下人的王。

我听到满朝欢呼,他们喊我的名字,如烟,我们的王,如烟……

此刻我突然明白,原来一墨只是空有皇位,大部分实权竟依然掌握于武太后手中,她已经做好了安排。

我坐在龙椅上环顾四下,宣布了我为女帝之后的第一件事,我说,朕下旨,将在一个月后与一墨成亲。

霎那间整个大殿鸦雀无声,我扬起嘴角,我真的不在乎所谓的规矩,我只要我的一墨。

只是一阵放肆的笑声让我转过头看向一墨。他一字一句地说:你,妄,想。

说完之后他猛地弯下腰吐出一口血,然后大笑着转身离去,走进漫天散落的海棠中。所有的声音一下子从身边退走,只剩下他的笑声穿破金殿,回荡在整个皇宫里。

我突然被一下子涌出的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世界。

〈柒 君故〉

后来,一墨终日呆在他的寝宫里,足不出户。

每天,我处理完所有国事之后便会做好饭菜给他送过去。因为在他以前同样每天来看望我的日子里,我也会在每晚备好饭菜等他来,他说他最爱吃我做的饭菜。如今,一切都反了过来,唯一不变的是我依然每天为他备好一顿晚饭,哪怕一天下来再劳累,我曾在他说最爱吃我做的饭菜的时候便发誓要为他做一辈子。

皎月高悬,我端着饭菜走向他的寝宫。在门口时,我让侍女接过去,摸干了眼泪再接回来。

一路上,我在心里置问一墨,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爱?为什么非要由爱生恨相看两厌也不罢休?即使我坐上了这个该死的皇位后,你也要违我成亲的旨!这,难道也是注定么?

见到一墨之后,艰难忍住的眼泪还是差一点掉了下来。他的面貌日渐消瘦与苍白,再也没有往日的风采。我找了无数太医,他们统统诊不出来,于是说这是心病!

那么一墨,我竟是你的心病吗?

今天未来时,我便下了一个决定,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是该有一个结果的时候了!

只是无论如何也令我想不到,短痛所造成的结局这般难以接受,足以崩溃我的人生。

饭后,我丢给他一把剑。我说,一墨,如果不娶我,那便杀了我吧。

我想他肯定不会杀我,因为即使此刻,他望着我的目光依然温柔如洛涧里的河水。

他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苦笑着说,动手吧,如果你可以打败我,我便娶你,如何?如果打不败我,便会死……

我开心地笑了,说好。

我想我一定要尽全力,如果可以打败他自然好,虽然这几乎不可能。于是我抱上必死的心,因为我想,如果死在他的手中,终究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刺出的第一剑便穿透了他的胸膛。他本可以轻松地躲过去的,却一下子撞了过来,快到我来不及应变。

我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鲜血从他的伤口处不断地流出来,滴在地上,一片一片的铺展开来,然后他的身体向后倒去。我大喊着他的名字冲过去接住他,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

他的双眸缓缓失去了光彩,血从嘴里涌出来,自嘲般地扯出一个微笑,他说,这一刀终究是要还的,命也是要还的,如烟,再为我唱一支歌吧……

我说,我唱,你别走,我唱。

雨过白鹭舟,柳恋铜雀楼

斜阳染幽草,几度飞鸿,摇曳了江上远帆

回望灯如花,未语人先羞

心事轻梳弄,浅握双手,任发丝缠绕双眸

所以鲜花满天幸福在流传,流传往日北环眷恋

所以倾国倾城不变的容颜,容颜瞬间已成永远

此刻鲜花满天幸福在身边,身边两侧万水千山

此刻倾国倾城相守着永远,永远静夜如歌般委婉

当我垂下头去,一墨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表情凝固成一个永恒的悲伤,他在手中为我留下一个忆境,我泪流满面地走入其中。

〈捌 一墨的心〉

如烟,我好想告诉你,你唱的歌真好听,我多想听一辈子。可是,当你看到这段忆境的时候,我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对不起,我无法完成当初的承诺,不能再守护你了——我的天下。

如烟,此刻,我觉得是应该告诉你所有的事情的时候了,因为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只是你听完之后千万不要难过,如果你难过,我会比死了还要难受的。

其实,除了你之外宫里所有人都知道,我不是武太后的儿子,这是一段被禁止提起的往事。我的母后只是一个妃子,在我妹妹刚刚出生的时候,我的母后便死了,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而我回到皇宫之后则被过继给武太后,因此也奠定了她为太后的位子。

父王一生只有一儿一女。他体弱多病,无心管理朝政,因此实权则多半被武太后所掌控。

我和妹妹从小感情便很好,她叫一梦,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她总爱围着我转,叫我哥哥,哥哥。

只是在我十五岁外出打猎的一天,突然窜出一头熊,直奔我而来,我忘记考虑在那个不应该有熊的地方为何会出现一头熊,因为一头熊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当时即使整个皇宫里也很少有人是我的对手,虽然我才十五岁,但却是所有人的骄傲。当那头熊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惊变突起,熊皮落下,里面飞出一个人执剑向我刺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妹妹挡在了我的身前,杀手的剑将妹妹穿胸而过。此时护卫已经充了过来,那个杀手眼看失败,于是便用剑划破了自己的喉咙。

在我哭得昏天暗地,本以为妹妹会永远离开我的时候,父皇找到我,对我说,妹妹已经无事,她的心脏与常人不同,生长在右边,只是受伤太重,醒来后多半失去所有记忆。

我说,我要见我妹妹。

父皇摇了摇头,告诉我妹妹已经被他送到了一个绝密的地方,由卫伯保护着。

卫伯是父皇最忠心的大护卫。

他弯下腰捧起我的脸,一墨,这件事之后有些事情会渐渐浮出水面,父王不行了,你要看得仔细啊!

父皇继续说他预感到皇宫里将会有变故发生,妹妹已经“死”了,她不能再出现,如此才能更好的受到保护。

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父皇竟变得神志模糊。他在驾崩的前一天晚上将我叫到床前,将一张纸条艰难地塞给我,上面有着妹妹的所在地,并且叮嘱我在所有的事情没有明落之前不要去找她。

后来,我渐渐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武太后。

在父皇走后,他开始处处与我作对,而之前一定也是她担心生了我的母后会取代她的位子,所以将母后杀死,以及飞熊杀手的事,加上父皇那么一个睿智的人,却落至此般一个下场,除了被他下药,我想不出别的原因。

我每天都生活得小心翼翼,在暗中追查武太后的罪证,可是她掩藏的实在太完美,表面上对我千般关爱,背后的狠心之事我怎么也找不出蛛丝马迹。

不过偶然在一个典籍里,我看到有这样一段记载:女子心于右胸者,倾国倾城,霍乱天下。

我终于明白父皇将妹妹送走的真正原因,他是怕妹妹有一天注定会成为宫内一个又一个悲剧的导火索。

我毅然决定去找妹妹,我不相信书上记载,不相信注定,我只是想找到妹妹,好好的守在她身边,如果她会像小时候那样再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可以高兴到流泪了。

我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刚刚出生的妹妹,我抱起她,她停止了哭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望着我,然后抓我的鼻子,吃吃地笑。我突然很感动,虽然那时小小的我还不明白什么是感动。我只是在当时想,这是我的妹妹,是我一辈子最亲的亲人,我所要守护一生的人。

后来,妹妹舍命救了我。那一刻,我真切的感觉到了在我的心里,妹妹才是我真正的天下,总有一天,我要找到她,给她想要的一切。

根据父王告诉我的地方,我来到了洛涧。如我所料,我遇到了刺杀,武太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杀我的机会。但是一个女孩救了我,在我刚刚见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心中便不由自主地冲出一阵阵悸动。在她昏迷后我为她背上的箭伤上药的时候见到了那条在她左肩下的剑疤,我一下子热泪盈眶,这是我的妹妹。

她醒来后,我对她说,你救了我,那时起,你就是我的天下。

我没有将一切事情告诉她,因为我要将她带回皇宫,而她知道的越少便越安全,我知道宫里有许多东西逐渐脱离了我的掌控。只希望有一天,当一切阴谋散尽,她可以恢复记忆,可以喊我哥,和小时候一样缠在我身边。

在快到洛阳的时候,我的妹妹突然问我,如果她只要我的爱呢?

那一刻我多想告诉她,我是你哥。

但我忍住了,皇室里的斗争我不能将她也卷进来,此刻我不能与她相认。

我对她说,如烟,为我唱一支歌吧!

两年后的一天,我和往常一般处理完当日的国事后去看望她,她同样和以往一样备好了饭菜。吃下第一口时我突然那么难过,饭里有毒,与当年父王所中的一样,我曾在父王驾崩之后仔细的检查过他的餐具,然后对这种慢性毒药特别上心,我担心有一天也会被人下到我的饭菜里,只是我没有想到,果真有这么一天,而那个给我下毒的人竟是我最爱的妹妹。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哪怕我知道这种毒药没有解药,我依然温柔地看着她,将饭菜一口一口吃下去。

如烟,此刻你一定早已明白。是的,你就是我的妹妹,一梦!你早已注定是我一墨的妹妹,我怎能娶你?

你可知道我吃着你下了毒的饭菜时在想什么?我想,一梦,即使你为我挖好了墓坟,我也会装死躺进去。

你可记得你问我是否爱你。我说爱,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是啊,我爱你,在第一次见你时,在你抓着我的鼻子吃吃傻笑时,在你刚刚成为我的亲人时,我便爱你,我的妹妹。

后来你要做皇帝,我让给了你。可你下的第一个旨却是要与我成亲,那一刻我觉得多么荒诞与悲凉。

一梦,你忘了吗?我答应过你将会给你你所想要的一切,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为我下毒,整个江山只要你说,我都可以毫不眨眼的给你!可你如愿得了想要的江山皇权后仍不满足,你还想与我成亲。一梦,你知道吗?我可以给你我的一切,包括皇权,包括我的生命,但惟独不能给你的,便是你所想要的爱情。

    终于,你手中的剑穿透了我的心。我想,欠你的一剑终究是要还的,如果我死了,一切也应该结束了吧。

我突然那么难过,不是因为我就要死了,而是我最终都没有听到你叫我一声哥哥……

一梦,我死后你不要伤心,其实没有今天我也快要离开人世了,我所中的毒已经开始发作,而如今能死在你的手中也算是一种幸福,因为我会带着对你最后的回忆走在黄泉道上,即使我一个人,我想我也不会寂寞了。

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你一定已经不记得了,可是我还记得,记得在许多年许多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见到了你,一梦,我的妹妹……

【玖   武太后之死】

如果眼泪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那么此时的世界终于一点点露出了真实的面目,现实而狰狞。

曾经梦里的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逐渐被拼接到一起,许多回忆像疯草一般蔓延上来。我突然忆起,我是一梦,一墨的妹妹,忆起在很小的时候,我总爱缠在他身边,叫他哥哥,哥哥。在他怀里的时候我总能安然入睡,我傻傻的认为他的身上一定有花的精魂,时时刻刻散发出让我安心的味道。

踉跄着走出房间,我向着武太后的寝宫而去。

一路上,我深切地感受到了那种心脏被利刃割开的疼痛,让我窒息。

一墨,你也是这样的感觉吗?又或者是,比这更痛一万倍。

我突然想起,似乎好长时间见到过一墨开心的笑了,半年,一年,还是两年?而他笑起来的样子那么好看,干净而明亮。

终于看清,在他那双无限温柔的双眸里,那些所有让我看不懂的东西亦是那漫漫如洛涧水波被划过的无限忧伤。

耳边再次响起他那天离开金殿时放肆而又张狂的笑声,只是如今想起,那笑声里所包含的明明时无尽的无奈与苍凉。他在萧索的秋风里,踏着败落的海棠,单薄地背起如山的悲痛,一步一步走向我为他挖好的深渊。

他说我救了他,那时起我就是他的天下。我本以为所谓的救了他是在那个月明天高的夏夜,可怎知当时即使没有我他亦可安然逃生,而他说的“那时”是在被我遗忘的十二岁之前。

他说在第一次见到我便爱上了我,可我怎能想到,第一次见我是在我刚刚出生之时,成为他妹妹的那刻。

见到武太后的时候,我对她笑,笑得泪流满面。她的表情充满了不解,我背对着她缓缓拉下肩上的衣衫,露出那个贯穿前胸后背的剑疤。当我回过头时,见到她不可思议的样子,一只手颤抖着指向我,嘴唇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不过她再也说不出什么了,我同样将剑刺入了她的胸膛。她的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我看到那些泪水滑过她已经爬满皱纹的面容,看到她已经长满的白发,才发现,原来她也老了。

然后她突然笑了,伸向我的手掌缓缓地反过来凝出一个忆境。

我惶恐地走入其中。

孩子,我有那么多话想对你说,说一辈子。可是再也来不及了,因为我快要死了,我很满足,在临死前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孩子。

是的,你是我的女儿。

当初,墨儿的母后生了墨儿。墨儿在各方面都极有天赋,所以他自小便被你父王带在身边亲自培养,很少回后宫见他的母后。

我在回乡探亲归来的途中生下了你,可是一觉醒来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第二日回到宫里的时候,我才知道墨儿的母后已经死了,而她死时你正在她的怀中。

事情虽然有些蹊跷,但我当时并没有多想什么。因为你的父王还是爱我的,他把墨儿过继到我的名下,连同你一起。我本想告诉所有的人其实你本就是我的孩子,但想想已经没有那个必要,说不定还会牵扯出一些麻烦,他人误会便让他们误会吧,我自己守着这个秘密,而当时的你的确仍是由我抚养,仍是我的女儿。

后来墨儿遇到刺杀,你挡在了他的身前。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万念俱灰。

那些日子我整日在宫中哭泣,以至于没有发现你父王的异常,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离开这个了世界。

这时我终于感觉到宫中似乎存在着可怕的一双手在冥冥之中操纵者一切,我再次燃气了活着的意义,我想我要保护皇室唯一的血脉,保护一墨。

我认为暗中的那个人一定是向着皇位去的,于是我一点点地掌控实权。我一直把一墨当做自己的孩子,所以在好多事情上都限制着他,我不在乎他有多高的位子多么重的权,我只是希望孩子可以平安。

他在一次私自外出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你,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几乎把你当做一梦,你和她在我心中长大的样子那么的像。我想,如果一梦还活着,也该有这么大了,出落的也该有你这般动人。

潜意识里我便把你当做了一梦。

看你每日为情所困,我心中比你更要焦急。不得已,我将情之粉交给了你,那是只有在我的家乡才会有的一种被称为爱情之花的花瓣磨成的粉末,它在我的家乡一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其实它并没有那么神奇,我所给你的只是一个期盼,心中有了期盼,你才不至于时时于痛苦之中。

可是事情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曾私下几次找到一墨,问他为什么不肯接受你,而他的态度一如既往般十分冷淡。

最后,我只能将实权交给了你,希望可以帮到你,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我也老了,我想着或许哪一天我就可以去陪先皇和我的女儿了。

我与命运争斗了一辈子,早就累了。

终于,你来找我,让我看到了你左背上的那个剑疤,那时我一下子明白了,终于知道一墨为什么不肯娶你,因为你是他的妹妹。

明白这一切的时候我高兴的说不出话来,我想喊你女儿,可是我再也喊不出了,许多血从我嘴里涌出来,我只能为你留下这一段忆境。

临死前我突然那么难过,不是为了这终将老去的生命,也不是因为被自己的女儿杀死,而是我想,我再也不能在暗中默默地保护着你们了,我想我的女儿注定得不到她所想要的幸福,我痛恨自己这么多年来仍没找到那个在幕后操纵着一切的黑手。

当我走在黄泉路上的时候,我该有多么担心你和一墨,而你们是我最爱的两个孩子。

我一直有一个最大的愿望,这么多年一墨仍是不肯接纳我这个继母,哪怕我对他千般关爱,我希望有一天,你和一墨可以叫我一声母后,我便死而无憾了……

【拾  如烟一梦】

哥哥和母后被我葬在了洛涧边的海棠林下,新的坟上黑色的泥土仍在散发着潮气,而旁边卫伯的坟上已经长满了青草,我站在坟前一动不动,大风呼呼作响,时间如同洛涧的水般从我身边流过,哗啦着无尽的苍凉,将悲哀层层拨转。

云层厚重地压下来,我似乎听到云朵之上有亡灵的高歌,描绘着生命与命运之间的纠缠与不休。

那夜之后我常做一个梦,梦里有一墨,还有母后。一墨已经长大了,而我仍是一个小孩子,我围着他跑,叫他哥哥,哥哥。他对我笑,如以往干净而明亮,他是那么英俊,衣襟飘飘,神采飞扬,他会俯下身抱起我,我伏在他的肩头,在他散发着花的精魂的好闻味道中沉沉睡去,母后在远处幸福而又慈祥地望着我们。

我总是在这样的梦境里泪流满面地醒过来,然后流着泪到天亮。

我恨自己,我想将剑刺进自己的胸膛,但是我想到,在黄泉路上的母后和哥哥见到他们最爱的人也被我杀死,会不会更加难过,我怎么去面对他们?卫伯曾在最后的忆境中告诉我,当真相浮出水面,要我勇敢的去面对。而此刻依然有那么多让人看不清的东西隐伏在黑暗中,亮出了早已磨好的獠牙。

我望向洛阳的方向,那里似乎有一双巨大的黑手向我覆盖而来,事情也许并不会就这样结束,哪怕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我已经不再是为自己而活,所有人不能这么白死,我要去面对。

是谁将我偷走放在一墨母后的怀中,而又将她害死?

是谁向父皇下毒,并且不断的刺杀一墨?

又是谁将所有的矛头指向我的母后,并且挑拨他们的关系,从而造成一墨的误会?

母后给我的情之粉又在何时被何人偷偷换成了毒药?

而那人究竟为了什么?

我明白,许多时候,命运总是喜欢随心所欲地伸出手,将悲剧的种子埋下,然后悄悄闪在一边,像一个天真的孩童般一脸坏笑地等待开花结果。

或许有一天所有真相都会浮出水面,我不敢去猜测那一天的结局,无论如何我可以安然的面对死亡。

只是如果那一天到来后我没有死去的话,我想,我会一个人来到洛涧,在这里搭一个小房子,伴着海棠,伴着这个世间最爱我却被我亲手杀我死的两个亲人。

从此,了却我如烟一梦的残生。

【注】本文原创作者卞怀念,系安徽省宿州市萧县萧城一中学生。

七彩作 文网 中小学原创 文章发表园 地 www.7 c z w.c o m 禁 止 采 集

教师投稿作文

作文库相关链接